1. 首页
  2. 财经

“有些机会只有中国有”!淡马锡旗下祥峰投资发声:持续看好中国硬科技!

  “淡马锡”控股的早期投资机构祥峰投资近期透露,新一期美元基金募资超预期。除了长期合作的LP,本期基金还引入新的LP.新基金大约90%的资金将投资于中国新型科技公司。

“淡马锡”控股的早期投资机构祥峰投资近期透露,新一期美元基金募资超预期。除了长期合作的LP,本期基金还引入新的LP.新基金大约90%的资金将投资于中国新型科技公司。

针对部分投资机构前往东南亚掘金,祥峰管理合伙人夏志进10月2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东南亚的互联网行业大概在中国五六年前的水平,但东南亚的发展是否可复制中国路线还有不确定性,此外,国内对早期投资人越来越友好,没有必要放弃国内市场去东南亚。

资料显示,祥峰投资(Vertex Ventures)成立于1988年,是亚洲地区成立最早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据某知情人士透露,祥峰新基金的首关规模已超过4亿美元。记者从VC圈了解到,这对于专注早期项目的VC属不错的结果,而祥峰之前的一个类似基金筹集了2.75亿美元。

“有些机会只有中国有”!淡马锡旗下祥峰投资发声:持续看好中国硬科技!

来源:祥峰投资官网。官网显示,祥峰投资的投资案例包括微芯生物、SES、地平线、摩拜单车等。

下面是祥峰合伙人夏志进采访中的核心观点:

·欧洲有投资机构一直对中国市场有浓厚的兴趣;

·东南亚的机构投资者了解中国,一直在布局中国;

·国内对早期投资者越来越友好,暂不考虑去东南亚;

·有些新科技机会只有中国有,比如医疗领域的某些机会。

·祥峰关注半导体、新材料、新型计算等领域的机会;

·对于创投机构来说多元化的退出方式非常重要;

·科创板会成为国内科技企业的主要退出通道之一。

问题:本期美元基金引入了多家新LP,能具体介绍一下如何与这些LP达成合作的吗

夏志进:确实,之前大家都觉得美元基金募资比人民币的募资要容易一点,但实际上目前,包括一些头部的美元基金募资都有难度。

我们刚开始募集第五期美元基金,去年底今年初的时候,其实欧洲很多的 LP对中国很有兴趣。他们并没有受到太多地缘政治影响。后来俄乌冲突暴发,欧洲的整个形势发生改变,不少基金自身要做很大的调整。不过,有些欧洲LP还是能够独立思考财富投资的逻辑,不太受地缘政治的影响。

此外,靠近中国的国家或者地区的LP,因为更了解中国,在较积极地投资中国。

比如,东南亚的这些国家或者地区的这些基金的话,对于中国长期看好。他们一方面对于中国稳定的环境有信心。此外,东南亚地区跟中国的经济往来日常紧密。这一地区的LP愿意在中国做长期的布局。

虽然大的环境不好,但部分 LP对于中国长期的发展是有信心的。此外,我们以科技为主,未来10年中国科技尤其是硬科技领域的机会较其它领域的机会更容易受到认可。第三,现有LP持续加码,吸引了更多LP来投资中国。

问题:你们的LP中有中东的机构吗?他们对中国市场的态度有没有发生变化?

夏志进:我们还没有中东的 LP,但中东的LP对中国是一直有兴趣的,我们也有所接触。只不过这期基金的募资节奏所限,暂时没有引进中东的LP.早期投资机构越来越重视中东的机构。首先,因为其中很多资金实力雄厚,其次,他们也看重中国的机会。但是,中东机构的数量并不那么多,所以竞争是比较激烈的,要长期的去耕耘,跟他们去建立关系。依照我们现有的LP合作的记录来看,我们是有信心未来争取到这类客户。

问题:对于投资中国,目前海外投资人(LP)最关注的是什么?

夏志进:退出通道是海外投资人最关注的问题之一。过去很多美元基金投中国,投的是互联网项目。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他们投出了很好的项目。这些项目在美国上市,LP们退出获得了很好的收益。一方面,这些项目在美国都有相应的对标项目。另一方面,项目在国外市场退出通道非常的通畅,估值也非常的高。

现在企业退出的安排发生了变化。这些科技类项目大概率是要在科创板上市。因为科创板运行时间还比较短,LP想知道在中国投资的这些科技企业,在科创板上市退出,最后能不能给LP带来可观的回报。大家还没有经验还在观望。需要说明的是,早期投资者退出可以多种方式。祥峰的退出方式主要有四种,IPO,并购、股权转让给新的投资人以及通过S基金退出,四种方式占比相当。

问题:最近PE/VC届有早期化的趋势,很多知名的PE也加入到了早期的阵营。怎么看这个趋势?

夏志进:过去几年后期的基金、包括大的PE也加入了早期投资。今年我感觉这个趋势有所逆转。原因是:早期的投资并没有那么容易,带着投资后期项目的思路去投早期的项目会碰钉子的。

这些PE加入进来,短期来看确实对我们有影响。比如说,部分机构以撒胡椒面的方式投资了非常多的项目,对我们来说,一方面好项目的竞争更激烈,另外一方面早期项目的估值也抬得非常的高。但就我们来说,我们自己并没有太多变化。我们判断的依据包括:科技项目的潜力、技术的方向是不是可行,市场需求,产品标准化,它的可扩展性以及是不是能建立长期的技术门槛等等。我们不希望去跟风。我们希望提前布局,更早地感觉到科技方向的变化。

此外,我们对很多的细分行业持续地跟踪研究,去寻找合适的时间点去做投资,避开新进来的资金量比较大的这些投资者。例如,我们碰到好几个科技企业,他们早前拿到了所谓后期的巨头的基金,把项目的估值推到特别高。恰好碰到今年整个的融资的形势不好,项目在做下一轮融资的时候就碰到非常大的困难。部分对于科技行业比较了解的投资人故意的避开这些所谓的大佬投资的早期项目。

问题:你们现在主要关注哪些硬科技赛道?

夏志进:分两个方面,祥峰一直在布局的方向和接下来会增加布局的方向。

一直布局的方向方面,首先包括半导体。

因为半导体很多细分赛道还有很多的增量市场。比如汽车领域,特别是智能汽车,汽车领域的半导体等都有增量市场。为什么强调新增的市场?是因为只有在这些新的领域里面,早期的创业团队才有机会去建立自己的壁垒。比如,物联网这些领域里面也有非常多的新增的需求。半导体领域,除了下游的芯片公司之外,我们也会往半导体的各个环节去延伸。在半导体领域,我们会去寻找我们可以主导的机会,这些机会不仅仅在芯片领域,也包括材料、设备、软件等各个领域。

第二,机器人跟自动化。

第三,双碳减排,也是我们重点布局的新能源,包括太阳能、锂电池。

除了一直布局的领域,我们在新的材料领域里面会去做一些探索,包括生物基材料等。再如,我们也在新的计算平台领域里面做一些投资布局,例如光子计算。

问题:最近国内有一些投资人去东南亚寻找机会,你怎么看?

夏志进:国内投资人去东南亚这个事儿并不是最新的。2015年、2016年有一波浪潮。当时国内的投资人不少跑到东南亚去投资当地互联网企业。因为国内的移动互联网感觉上大机会不多了,东南亚落后中国大概五年。

最近又有人在提投资东南亚,我并不认为中国投资人现在需要特意去东南亚做系统性布局。东南亚的创业发展阶段可能还是停留在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的创业阶段。如果现在去出海去投资的这些基金,可能也是想把在中国投资移动互联网的经验去复制到东南亚,但到底能不能成功,有没有很大的难度。当然,东南亚也跑出来一些大的企业,包括东海集团,包括 Grab等。但东南亚是一个不大容易去做的市场,我们比较谨慎。去当地投资需要有本地的资源、人才,东南亚有十余个国家,存在不同的人口、宗教、文化等等。

此外,目前东南亚比较活跃的还是互联网企业、互联网金融企业、移动互联网等。这些企业到底能不能跑出来,可能也需要观察。第三,国内市场对科技投资的投资人,早期基金越来越友好。没有必要去把那么大的精力放在海外。第四,现在东南亚还没有很多的硬科技投资的机会,包括医疗科技投资的机会,这类机会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只有中国有。

问题:证监会近期开始允许PE、VC向投资者实物分配股票。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夏志进:10月14日,证监会发文称,原则同意开展私募股权基金、创业投资基金(下称“私募股权创投基金”)向投资者实物分配股票首单试点,丰富私募股权创投基金退出通道。

我们其实还没有做过这样的分配,我觉得以后有可能会多起来。但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我们是愿意这些公司上市以后马上完成分配,最好的是说给LP带来限定分配,除非个别的 LP希望持有股票,然后他又懂二级市场,然后他愿意在二级市场等待更好的出手机会,但我们现在的LP里面并没有太多具备这样能力的人。所以更多的还是说上市以后,我们尽量的去出售股票,拿回现金给他们分配。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8号金融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hjrj.com/caijing/11399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