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700亿“顶流”刘格菘:在景气度较高的行业发现“真成长”

  “目前市场仍处于磨底的过程,因为微观结构没有修复过来,市场的悲观情绪尚未完全扭转过来,市场缺少增量资金。”3月24日,2019年公募基金冠军、广发基金副总经理、管理规模超过700亿元的“顶流”基金经理刘格菘在一场直播中这样表示。

“目前市场仍处于磨底的过程,因为微观结构没有修复过来,市场的悲观情绪尚未完全扭转过来,市场缺少增量资金。”3月24日,2019年公募基金冠军、广发基金副总经理、管理规模超过700亿元的“顶流”基金经理刘格菘在一场直播中这样表示。

刘格菘指出,金融委会议给了市场比较明确的预期。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产业方向,投资人会去研究上市公司一季度业绩表现,包括跟踪二季度的高频数据进行验证,从而在那些景气度比较高的行业中发现“真成长”。

“当前的情况和2018年10月比较像,当时在经历了比较长一段时期的调整后,10月份迎来政策底,11、12月经历磨底的过程后,2019、2020、2021年权益市场都有比较好的表现。”刘格菘认为,往后看,4月份上市公司一季报披露后,投资人会循着上市公司业绩表现寻找一些值得配置的资产。经历年初以来的调整,部分优质资产已经具备比较好的投资价值。

当前市场位置反映了大部分悲观预期

刘格菘鲜少公开发声,此次在周四收盘后的市场观点就极为引人关注。

对于开年以来市场的较大幅度调整,刘格菘认为是反映了市场担忧的4个预期:一是对今年宏观经济增长的预期,市场普遍认为现在还处于宽信用未完全发挥作用的阶段;二是担忧海外尤其美联储加息的影响;三是俄乌冲突导致的国际环境不确定性,以及能源价格快速上升,对未来全球成本上涨的压力比较担忧。四是资金面,当市场出现波动时,部分资金的交易行为加剧了某些交易拥挤板块的回调。

“我觉得这个位置或许已经反映了我们能想象到的大部分悲观预期,往后看,还有什么能影响到资本市场向下的预期?目前来看非常少。”在刘格菘看来,在这个位置,没有必要放大自己的悲观情绪、恐慌情绪。反而应该静下心来思考自己选择的行业,包括中国具备比较优势的产业,方向、基础有没有变化,如果没有变化,有没有必要在这个位置继续悲观下去。

刘格菘坦言,每次市场出现极端调整,往后看一年、两年左右的周期,也许都是不错的布局机会。目前市场情绪比较悲观,在这种环境下,其中会有一些优质资产被错误定价,随着上市公司一季报逐渐披露,大家对成长性比较好、景气度比较高的行业也会进一步恢复信心,市场的悲观情绪也会出现变化。中长期来看,市场还是会沿着基本面向好的方向去做一定的反应。

目前应该思考有哪些资产被“错杀”了

展望未来,刘格菘判断,市场处于阶段性的底部区域,但整体市场的信心恢复、微观结构的优化、市场资金面的改善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比较认同一些策略分析师所讲的话,就是要珍惜这个位置的A股资产,这种波动历史上也有,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住。目前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有哪些资产被‘错杀’了。”从中长期来看,刘格菘预计,这种在极端市场环境中被“错杀”的资产,往往处于性价比较高的阶段。未来,大家会从一季报中得到一些启示,包括从二季度高频数据也会看到一些方向。

刘格菘对中长期的市场比较乐观。他说,这个位置是多重利空叠加的底部,现在很多人基于对疫情的担忧、对经济复苏的担忧、对稳增长压力的担忧,处于观望阶段。

“对我们来说,现在这个阶段很多资产已经跌到高性价比的区间,未来等底部磨出来之后,也许后续行情值得我们期待。”刘格菘表示。

看好具有全球比较优势的制造业

具体到行业配置方面,刘格菘表示,过去一年他的配置以高端制造业为主,他在2021年一季报中就详细介绍了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目前他还是看好这一方向。

“从微观调研数据和高频数据来看,我们选定的行业的景气度比去年三四季度展望时也许会更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是因为已经建立全球比较优势的行业,护城河是比较宽的,这些行业的龙头公司在过去的发展中经历过不同的行业波动,对产业链的价格扰动、需求变化,企业家都有比较深的理解,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做前瞻性布局。”刘格菘说。

刘格菘进一步补充道,虽然今年有疫情扰动因素,制造业的产业链环节也会面临困难,包括关键环节受疫情影响停产、供给受影响等,但从需求层面看,成长性依然比较好,一旦供给环节问题缓解,受压制的需求可能会快速恢复。需求面向全球,供给在中国,这种产业链是投资者能够把握并且确定性比较高的方向。

“去年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的盈利受到了上游价格扰动的影响,今年这种扰动因素会逐渐缓解。从产业调研来看,今年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龙头公司在量的方面增长相对确定,业绩弹性可能比我们预期的更好,这是我们选定这个方向最主要的逻辑。”涉及到具体的投资方向,刘格菘表示,当前较为看好光伏、动力电池、储能,包括化工新材料等行业。

以光伏为例,刘格菘给出了2个看好的理由,第一,光伏的产业链大部分集中在国内,从上游的硅料到硅棒、硅片、电池、组件,90%以上环节都在中国,受海外供应链的影响比较小。第二,在“碳中和”趋势下,光伏行业未来几年量的成长确定性比较强。

据刘格菘观察,2021年硅料价格从年初的5万/吨涨到年底的27万/吨,短期价格上涨对量的增长有一定影响,整个行业的盈利能力受到一定压制。随着上游硅料龙头公司的产能不断释放出来,预计2022年硅料价格的涨幅可能不会像去年那么大。如果硅料产能释放比较多,硅料价格可能还会回到历史中枢位置,目前还在历史高位。在这个趋势下,从盈利能力上看,龙头公司今年可能会出现比预期还要好的情况。

和光伏行业类似,刘格菘认为,储能、动力电池等行业同样具有全球比较优势。“最近因为碳酸锂价格上涨比较多,导致电池环节涨价,市场担忧终端车企对电池的需求是否会受到影响。目前一些新势力车企,包括传统车企,在新能源车方向已经开始涨价。一方面,这是上游资源价格涨价导致的,另一方面,汽车‘缺芯’导致某些关键零部件价格上涨比较多。”

刘格菘认为,储能、动力电池行业现在属于短期的价格扰动,再往后看,随着国内的盐湖和新的锂矿资源不断发掘出来,动力电池行业可能跟光伏行业一样,都会迎来比较好的量增、盈利能力增长的局面。

相关报道

万亿公募大佬刘格菘罕见发声!磨底阶段别放大悲观预期 珍惜当前位置的A股资产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8号金融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hjrj.com/caijing/81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