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日本经济的不确定性非常大

  11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分行经理会议上表示,需要关注包括汇率在内的金融市场及其对经济和通胀的影响。并再次强调,日本央行将在必要时毫不犹豫地加码宽松政策,将继续密切关注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11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分行经理会议上表示,需要关注包括汇率在内的金融市场及其对经济和通胀的影响。并再次强调,日本央行将在必要时毫不犹豫地加码宽松政策,将继续密切关注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黑田东彦认为日本经济正在回暖,但不确定性非常高,经济显示出一些疲软的迹象,却有回升趋势。随着新冠疫情的影响和供应限制的缓解,日本经济可能会复苏。

黑田东彦称,日本金融体系总体上保持稳定。必须警惕金融、货币市场波动的影响及其对日本经济、物价的影响。日本的金融状况整体上正在放松。预计短期、长期政策利率目标将维持在当前或更低水平。

黑田东彦还表示,日本的核心消费者通胀率在2%左右,消费者通胀可能会加速上升。

日本5月的进口价格同比增速超过40%,创下1980年以来的新高,其中日元贬值贡献了约40%的增速。由于物价的上涨,岸田内阁的不支持率在7月已经升至履新以来的高位27%。日本央行预计,受能源和食品价格的上涨影响,不包括生鲜食品的通胀率预计一段时间内将在2%左右波动,在能源价格的推升影响减弱后,通胀率将会有所回落。

市场分析认为,140是日元的一道坎。日元跌破140元后,来自社会和政治层面的压力会迫使日本央行重新评估现行的政策,日本财政部也将适时进行外汇干预。

财通证券分析师表示,日元汇率面对三大风险:

1.汇率贬值引起输入性通胀,导致国内通胀失控:当前日本通胀达2.5%,已接近几轮历史峰值(历次通胀背后都有汇率贬值助推);若能源价格短期难以下降,食品上行滞后,年内日本通胀压力不易快速消解。

2.资本外流+贸易逆差,产生外汇储备压力:21.4-22.4,月均贸易逆差6000亿日元,仅次于12-15安倍经济学伊始期;2022年2月至4月,官方储备资产减少623亿美元,折合后超7万亿日元(1.3%GDP,4.5%外汇储备);如果日元信用再下台阶,未来可能将继续流出近40万亿日元(30.3%外汇储备),时间或持续1-2年。

3.利率上行对国债发行、MMT产生影响:当前国债/GDP达226%;今年若加息1%,当期付息增加0.45%,10年累计付息增加2.17%;长期若加息1%,本实际利息支付/GDP要增加1.26%(若要求实际利率为0%),远超实际GDP增速1%。日本央行作为日债的最大多方,一旦放弃YCC、扭转预期,或者直面“破产”危机。

东吴证券分析师表示,日本央行在2016年9月推出YCC政策,将长端国债收益率固定在0%附近,有其特定的经济环境和政策诉求:一方面,YCC是政策的初衷是为了帮助日本走出长期存在的通缩困境;另一方面YCC的两个主要功能是:通过日元汇率贬值拉动出口、引入输入性通胀;为扩大的政府支出创造良好的融资环境。

分析师还指出,认为日本央行会一次性、大幅度、超市场预期调整的原因主要在于,历史经验表明调整僵化的定价机制(例如固定汇率机制)不宜充分引导市场预期、循序渐进,这反而会导致更多的投机资金押注、套利,造成更大的市场动荡。

(文章来源:新华财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8号金融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hjrj.com/yaowen/129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