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这场危机蔓延到了日本

  俄乌危机后,天然气供应短缺风险已经从欧洲蔓延到了日本。  由于日本企业可能被踢出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项目,当地时间7月12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表示,将再次要求美国和澳大利亚增加液化天然气(LNG)产量,确保对日供应稳定。

俄乌危机后,天然气供应短缺风险已经从欧洲蔓延到了日本。

由于日本企业可能被踢出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项目,当地时间7月12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表示,将再次要求美国和澳大利亚增加液化天然气(LNG)产量,确保对日供应稳定。

根据分析公司Kpler的报告,2021年澳大利亚LNG出口总量全球第一,然后是卡塔尔、美国、俄罗斯。

今年以来,美国加速生产与出口液化天然气。7月12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在其最新公布的《短期能源展望》(STEO)中称,2022年美国天然气产量和需求都将上升到历史最高水平。

美澳能否再提高供应量满足全球缺口?下半年来全球天然气市场呈现什么样的格局?

输日俄气面临断供风险

日本本土资源比较匮乏,作为火力发电的燃料和城市燃气,该国100%的液化天然气均依赖进口。据日本燃气协会介绍,2020年度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为7636万吨。天然气火力发电在日本国内电源构成中约占四成,是主力电源,因此,液化天然气是日本不可或缺的能源之一。

日本在2021年之前一直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去年被中国超越,成为第二。日本进口液化天然气的主要来源是澳大利亚,约占35%,其次是马来西亚(13.4%)、卡塔尔(12%)、俄罗斯(9%)、美国(3%)。

俄乌冲突发生后,萩生田曾向美、澳政府提出要求,希望两国增加能源供应以弥补潜在缺口。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从俄罗斯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几乎全部来自“萨哈林2号”项目。这一项目位于俄罗斯远东萨哈林岛大陆架,日本三井物产公司和三菱商事公司持股占比分别为12.5%和10%,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持股占比超过50%。

然而,当地时间6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总统令,宣布由于受西方制裁影响,俄罗斯将成立一家新公司,全面接管负责运营能源合作开发项目“萨哈林2号”。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将继续保留原有股份,其余外国投资方需在一个月内提出保留股份的申请,由俄政府决定是否批准。

萩生田12日称,就“萨哈林2号”项目,日方仍在与俄方磋商,“从保障日本能源安全的角度,我们依然认为继续参与萨哈林项目很重要”。

除两家出资公司与“萨哈林2号”项目息息相关以外,日本多家企业也从该项目采购燃料。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今年3月曾表示,日本不会退出“萨哈林2号”项目,这对保障日本能源安全至关重要。

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桥本裕表示,日本国内液化天然气约占发电用能源的30%到40%。一旦液化天然气供应变得不稳定,那么电力供需有可能更加紧张。

5月4日,萩生田光一出访美国时就要求美国增产液化天然气(LNG)并表示会提供支援,比如向参与美国LNG生产的日本企业发放贷款。

本月13日,萩生田前往澳大利亚悉尼,出席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印度四国能源部长会议。他在12日告诉媒体:“我将再次要求全球主要液化天然气生产国美国、日本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国澳大利亚增加产量,确保对日供应稳定。”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王鹏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天然气在内的全球能源目前总体处于供需不平衡的状态。日本是纯粹的买方,而现在是典型的卖方市场。价格周期、能源生产周期以及俄乌冲突等一系列国际重大的事件,让日本裹挟其中且缺乏话语权。

与欧洲“抢气”

在国泰君安期货宏观总量及能源团队负责人王笑看来,日本想要增加进口,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当前全球天然气资源较为紧张,还需要跟欧洲竞争,且LNG项目均是签订长约后再作最终投资决定(FID),而欧洲当前价格较高,亚洲在价格方面并不具有优势。

受俄乌冲突影响,美国施压欧洲盟友对俄罗斯实施极限制裁,原本严重依赖俄罗斯能源的欧洲国家不得不转而以更高价格购买美国天然气。

研究咨询集团Wood Mackenzie统计,欧洲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自年初到6月中旬,已经飙升了49%。同期,巴基斯坦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下降了15%,印度的进口量下降了16%,中国的进口量则下降了20%以上。

“欧洲天然气危机正在吸干全球的液化天然气,亚洲新兴市场首当其冲,而且看不到尽头。”Wood Mackenzie亚太地区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研究主管Valery Chow表示。

据记者了解,一般情况下,亚洲的天然气价格都高于欧洲。但由于俄罗斯减少了对欧洲天然气的供应,短缺担忧情绪加剧,欧洲天然气价格飞升,远超亚洲天然气价格。

液化天然气运营商FLEX LNG 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卡莱科夫(Oystein Kalleklev)表示,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得如此之快,使得船运商将液化天然气出售给欧洲买家将获得较高溢价,这使得他们宁愿向此前签订合同的买家支付数以百万美元计的罚款。

巴基斯坦石油部长马利克(Musadik Malik)表示,俄乌冲突升级后,欧洲国家寻找能源替代供应的行为,已在能源市场上买光了所有巴基斯坦的可用能源。

美澳难蓄力

据国际能源署上月末发布的数据,欧盟6月份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首次超过俄罗斯。

由于欧洲的大量进口,今年1至5月,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量激增至3470万吨,同比大幅增长28%。美国能源信息署此前预测,2022年,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能力将超过目前全球两大出口国——澳大利亚和卡塔尔。

虽然,美国天然气出口量在今年飙升,但王笑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短期内,日本想要从美国和澳大利亚获得额外的天然气供应来弥补俄气的损失是有一定难度的。目前来看,美国以及澳大利亚均无更多产能增加出口,尤其是美国自由港液化站爆炸后。

今年6月,美国得克萨斯州自由港LNG出口设施发生火灾,对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造成了一定影响。自由港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占全美出口量的18%。截至今年4月,美国出口至欧洲的液化天然气占全美出口的74%。自由港的意外停工将直接减少欧洲的进口量,占欧盟进口量的10%。

最新消息显示,自由港恢复日期将推迟至10月。

此外,根据混沌天成研究院的报告,澳大利亚电力紧张或将影响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量。目前,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占全球的20%左右,主要供给亚洲国家。澳煤电和气电分别占该国电力供给的51%和20%。虽然澳政府暂未对天然气出口作出任何限制,但随着燃煤电厂老化而导致电力不稳定的问题持续,澳政府或将不得不依靠气电来补充煤电的缺失。届时澳政府有可能为了缓和国内的用电危机而限制部分天然气的出口。

“今年夏季,全球天气处于高温少雨格局,势必将会增加全球对于天然气的需求,而美国自由港爆炸以及俄罗斯北溪一号降低供气量使得本就紧张的天然气供应格局更为严峻,因此下半年预计主要的竞争仍将在欧洲以及亚洲展开,供应紧缺的格局年内可能都难以缓解。”王笑说。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8号金融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hjrj.com/yaowen/131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