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花旗比亚迪移仓疑云未解 巴菲特未刊登减持公告

  7月11日花旗席位突增约2.25亿股比亚迪股份,市场怀疑是巴菲特旗下公司移仓后准备减持。截止发稿,花旗席位的比亚迪H股托管量较7月11日不减反增,包括伯克希尔在内的比亚迪大股东也未刊登股份变动公告。注:根据香港法规,持股5%以上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在其持股权益增减持达到一定标准时,需在3个交易日内申报。

7月11日花旗席位突增约2.25亿股比亚迪股份,市场怀疑是巴菲特旗下公司移仓后准备减持。截止发稿,花旗席位的比亚迪H股托管量较7月11日不减反增,包括伯克希尔在内的比亚迪大股东也未刊登股份变动公告。注:根据香港法规,持股5%以上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在其持股权益增减持达到一定标准时,需在3个交易日内申报。

花旗比亚迪移仓疑云未解 巴菲特未刊登减持公告

  相关报道

陪伴比亚迪14年的巴菲特逃顶?一场“巧合”引发的估值大考

12日早盘,港交所中央结算及交收系统(CCASS)数据显示,比亚迪股份(01211.HK)约2.25亿股于7月11日被转移至花旗银行名下。而巴菲特于2008年购入的比亚迪股份正好就是2.25亿股。数字的精确吻合引发市场人士的猜想:陪伴比亚迪14年的巴菲特“逃顶”了?

比亚迪火速回应称,根据港交所及证监会相关规则,大股东减持需进行权益申报,查阅香港联交所权益披露平台,未显示减持信息,以股东权益申报为准。“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各项业务都在有序开展,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创下历史新高。”

查阅港交所最新数据显示,在比亚迪大股东权益增减持申报记录中,尚未发现有5%以上股东最近申报持股增减持,包括持股比例达7.73%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然而,比亚迪A股、港股依旧双双大跌。截至收盘,A股比亚迪(002594.SZ)跌4.72%,报309元/股;港股比亚迪股份跌11.93%,报270.2港元/股。

不论是否仅是巧合,比亚迪股价12日的大跌都显示出巴菲特“股神”一举一动的影响力,同时也引发思考——个人影响力之外,是否也存有市场对比亚迪乃至不断上涨的产业链估值的判断分歧。

坚定持有比亚迪的14年

巴菲特有一句家喻户晓的投资名言: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慌,在别人恐慌的时候贪婪。事实上,这一理念的正确性,也在巴菲特的投资生涯中反复得到印证。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了整个华尔街,不少金融机构正为解决爆仓奔走,9月雷曼兄弟倒闭,随后美国国际集团(AIG)也濒临破产。就在市场极度恐慌时,拥有充足现金的巴菲特做了几件事。第一,买入50亿美元高盛永久性优先股,约定股息率10%,并附带可转换价为115美元普通股选择权;第二,斥资2.3亿美元,以均价约8港元/股买入2.25亿股比亚迪股份。

在巴菲特买入比亚迪H股约一年的时间里,股价从最低约7港元/股上涨至2009年10月的最高85.82港元/股,涨幅达到11.26倍。2010年,比亚迪股票下跌40.32%,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表现最差的一只个股,巴菲特并未抛售比亚迪,而是选择参观了比亚迪总部及多家工厂。

当人们认为是时候对比亚迪“恐慌”时,巴菲特的态度依然是持有。不仅如此,在买入比亚迪后的多年里,巴菲特始终保持对比亚迪公司投资份额。而他的老搭档芒格也多次表现出自己对比亚迪的执着。

巴菲特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长期看好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业务。而芒格也曾公开评价比亚迪,称王传福选择把股票分给自己的员工们,而不是像其他企业一样去公开募股。“他对自己的企业很认真,他非常希望自己的员工得到提升,这对于企业家来说是难能可贵的。相对于家族企业,这样的管理体系看起来要好得多。”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防疫物资出现紧缺,巴菲特股东大会也因此暂停,巴菲特以别样方式“支持”比亚迪。因比亚迪各个工业园区迅速调整工厂产线转产口罩,巴菲特在其社交媒体号上戴着比亚迪生产的口罩,身着印有“我想永远活下去(liveforever)”的T恤,并配有手写文:“我的比亚迪正在帮我实现这一目标,谢谢。”

事实证明,巴菲特的“贪婪论”又一次被印证。2020年,比亚迪股份的股价从年初最低33.41元/股上涨至年底的202.94元/股,单年股价上涨超过5倍。2022年6月,比亚迪A股和港股股价双双登上新高峰,港股最高触及333港元/股。粗略计算,巴菲特已经稳赚超过40倍。

市场“误读”,还是大考已至?

根据比亚迪股份今年一季度报告,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能源公司100%控股的WesternCapitalGroupLLC仍为比亚迪股份第四大股东,持股数为2.25亿股,持股比例为7.73%。这一比例从巴菲特买入至一季报从未变化。

这一次,是否确为巴菲特出手?

对此东北证券表示,巴菲特目前并没有减持或减持计划,比亚迪的大跌主要系市场对港交所交易规则的误读所致。真实原因是港交所规则变化,实体股票变成电子股票,而电子股票需要通过花旗、摩根士丹利等券商通道,这些券商都有一个CCASS账户。对于上述说法,记者向相关市场人士求证后也得出相同看法。

东北证券进一步称,根据公司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交流,目前还没有减持或减持计划,而且如果真要减持自然也要公告,并没有公告也验证了并非减持。“其实,此前巴菲特持有比亚迪股份的机构名字也有变更,2021年之前,口径为中美能源控股公司,2021年年报口径改为WESTERNCAPITAL.”

或许关于巴菲特是否将比亚迪的股份悉数转让仅是开端,随之而来的,是关于比亚迪产业链及A股相关新能源车整体估值的讨论。

今年以来,受益于供给改善、油价上浮预期而电价锁定及各地出台鼓励消费政策力度大,在车购税减半政策下,新能源车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环比改善超过预期,订单表现火爆。

看似全面向好的势头,也有投资人士表达出对比亚迪的担忧。

“虽然订单可观,但从技术层面来看,当下可能是一个对比亚迪并不有利的转型期。”某新能源基金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比亚迪的电池依赖于磷酸铁锂,磷酸铁锂的技术发展壁垒相对有限。而以新能源电池技术为主的转型严格来说并不是依赖于磷酸铁锂而发生的。换言之,如果电池的技术路线革新,使得磷酸铁锂的中长期竞争力有所衰退,那么比亚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会受到影响。”

上述负责人进一步表示,对于成长股的估值,逃不开对于成长、赛道、渗透率以及发展阶段的讨论。当前对于新能源估值的顾虑,是担心当年底新能源车渗透率达到30%以上之后,后期增速和成长空间还有多少。而新技术替代旧技术,是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提升到30%以上之后的主旋律。“新能源传统技术的渗透率确实是会停滞不前,甚至会有所下降,但如高镍硅碳、LiFSI、PET铜箔、4680电池等在内的新技术的渗透率却刚刚启航。”

数据显示,当前新能源汽车赛道中,电池龙头企业对应2023年市盈率30倍左右,材料企业在20倍左右,上游锂盐加工企业在15倍左右。止于至善投资总经理何理则表示,考虑到现在26%的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整体估值属于相对合理,但部分龙头股有估值溢价。

“考虑到新能源汽车和储能的巨大市场空间,政策的支持力度一直在,市场资金的关注度也一直存在,并且某电池龙头企业已经成了公募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整个新能源板块有比较大的配置价值,但是过贵的投资个股也会有风险。”何理则称。

有人“越涨越卖”、有人“持续加仓”

过去几年间,在基金经理群体中,比亚迪“真爱粉”阵营不断扩大。

通联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持有比亚迪公募基金数量只有265家,2020年末这个数字变为735家。而截至2021年末,共有1228家公募机构持仓比亚迪,持仓1.71亿股。

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显示,汇添富中证新能源汽车产业指数基金持有比亚迪股数最多。且该基金在2018年就持仓比亚迪。

同样较早持仓比亚迪的还有国泰智能汽车基金经理王阳和万家行业优选基金经理黄兴亮。

比亚迪股价在2020年二季度末才开始“起飞”,在此之前大部分时间中一直处于“低位震荡”状态。而且王阳和黄兴亮选择大幅加仓比亚迪的时点均是在2020年一季度,即疫情刚刚开始蔓延且对新能源车产业链造成一定程度影响的阶段。

彼时加仓时,他们的心态是怎样的?

王阳在2020年一季报中表示,由于海外疫情的扩散,给新能源汽车产销两端造成了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但从中长期来看,他判断疫情只是短期打断了产销两端正常的经营情况,不改长期产业发展的大方向。

尽管嘴上说“长期看好”,但身体是诚实的。自2020年6月比亚迪行情开始启动后,王阳便开始了“边涨边卖”的操作。

在2020年三季度,卖出比亚迪190万股;2021年一季度,卖出11万股;2021年三季度,卖出57万股;2021年四季度,卖出36万股;2022年一季度,卖出12万股。

相比王阳,黄兴亮万家行业优选抛售比亚迪力度更大。自从在2020年二季度大幅加仓341万股后,之后的每个季度都在大幅减仓比亚迪。直到2022年一季度终于加仓10万股。

与上述两位基金经理不同,自从比亚迪于2020年一季度出现在东方新能源汽车的前十大重仓股中,基金经理李瑞便开始了“一路涨一路买”的操作。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东方新能源汽车持仓比亚迪36.79万股。到2022年一季度末,该基金持仓比亚迪股数已达到467万股。“长期看好新能源汽车发展、新能源汽车行业即将进入加速发展阶段”,是李瑞在季报中提到的最多观点。

世上或许真有巧合,但市场看的是风向。新能源产业链,起风了。

(文章来源:财联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8号金融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hjrj.com/yaowen/132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