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美欧动用的SWIFT 是“金融核弹”还是一张“反手牌”?

  近日,美国及欧洲多国决定,将数家俄罗斯银行排除在SWIFT系统(即“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之外。很多人惊呼,一旦措施生效,将阻断俄罗斯对外贸易,对其经济带来严重冲击。有人甚至指出,这相当于向俄罗斯抛出“金融核弹”。

近日,美国及欧洲多国决定,将数家俄罗斯银行排除在SWIFT系统(即“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系统)之外。很多人惊呼,一旦措施生效,将阻断俄罗斯对外贸易,对其经济带来严重冲击。有人甚至指出,这相当于向俄罗斯抛出“金融核弹”。

那么,究竟该如何看待SWIFT系统及其作用呢?西方这一措施会对俄经济带来哪些影响呢?这一金融打击手法又会给全球金融秩序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首先,要客观认识SWIFT系统的基本功能和作用。

SWIFT,英文全称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中文译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该协会建立的系统,也就是SWIFT系统,是连接全球银行业的金融通信基础设施。

目前,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11000多家银行机构、证券机构、市场基础设施和企业客户都通过该系统传送“金融报文”。尽管SWIFT系统并不代表客户持有资金或管理账户,但其可在全球各主体间安全地传输、交换“金融报文”。可以说,SWIFT系统是全球独一份的“金融报文”传输交换服务商。在全球贸易纵横交错的时代,安全高效的金融贸易结算离不开它。它每天都要处理数以百万计的支付指令。

以人民币跨境清算为例,相关主体接受SWIFT系统服务的具体流程是: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在境内代理银行开立清算账户(即人民币同业往来账户),当跨境资金通过代理行模式清算时,境外参加银行首先通过SWIFT系统将资金收付信息传递至境内代理银行,境内代理银行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支付系统或行内清算系统代理境外参加银行办理资金汇划,境内代理银行借贷记人民币同业往来账户,完成与境外参加银行之间的资金结算。

可见,SWIFT系统既不是清算银行,也不是支付机构,也不是金融信息登记机构,但其掌握着这些机构交易、清算、支付、登记等信息传输的渠道,也是渠道为王了。大家都离不开这个渠道,也就自然给这个渠道增了信,于是这个系统更加不可替代。

第二,把任何一国的金融机构驱逐出SWIFT系统,都会给这个国家带来经济上的损害,但并不像很多人所说的完全没有应对之策。

由于SWIFT系统具有不可替代性,如果禁止一家金融机构使用SWIFT系统,就相当于切断了该金融机构与全球银行系统间的信息交互和确认渠道,接近失联。如一国的大量金融机构无法使用SWIFT系统,其就失去了在全球方便进行跨境收付款的信息渠道,这必然对一国的国际贸易造成重大影响。

如俄罗斯,其石油出口主要面向欧洲、中国、印度、美国、非洲,天然气出口主要面向欧洲。这些大宗交易都要依赖SWIFT系统,一旦中断必然造成巨大影响。虽然目前难以判断这将给俄罗斯带来多大贸易损失,但已遭遇如此待遇的伊朗可作参考:伊朗中央银行和伊朗金融机构被禁止使用SWIFT系统后,失去了近一半的石油收入和30%的外贸收入。

但是,并非离开了SWIFT系统,就完全不能参与国际贸易和国际清算了,而是变得十分麻烦。如上文所说,SWIFT系统并不代表客户持有资金或管理账户,而是提供“金融报文”传输服务。就是说,如果双边或多边能够解决“金融报文”传输和确认问题,就可以保持贸易如常进行。难点就在这里,因为建立这样的一个系统不存在技术问题,但存在巨大的势力范围重构问题。

鉴于全球金融竞争和贸易发展的新形势,相关国家已经建立了与SWIFT系统类似的系统。一是俄罗斯于2014年建立了俄罗斯银行金融信息系统(Financial messaging system of the Bank of Russia,简称SPFS系统),基本上复制、模拟了SWIFT系统。截至2021年11月10日,SPFS系统有400个使用者。二是中国于2015年10月份建立了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简称CIPS)。通过两期建设,已实现对全球各时区金融市场的全覆盖,支持全球的支付与金融市场业务。截至2019年末,CIPS系统共有33家直接参与者,903家间接参与者,实际覆盖167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家银行法人机构。三是欧洲和伊朗联手打造的INSTEX机制。

目前来看,中国建立的CIPS更具包容性和适应性,和SWIFT系统有可比性。当然,由于使用习惯、方便程度、迁移成本等原因,目前接入和使用CIPS和SPFS系统的金融机构和企业客户规模还不能和SWIFT系统相比。但假以时日,这两个或其中的一个成长为区域性的甚至全球性的重要基础设施,形成相当的影响力,并非不可能。

除了建立替代SWIFT系统的基础设施,还可以通过双边货币互换合作等方式,绕过SWIFT系统进行金融和贸易结算。难是难了些,但并非没有出路。

笔者认为,虽然一些势力对打“金融核弹”牌言辞凿凿,但把金融公共产品武器化,是违反自由贸易基本原则的,也不利于国际金融稳定。目前,SWIFT系统启动制裁,一是依据欧盟法律和比利时法律,二是听从美国号令,依据美国国内法对美国制裁对象实施次级制裁。无论哪一种启动方式,本质上都属于单边制裁行为。

维护全球经济金融合作的健康秩序,有赖于各成员相互尊重、互利互惠。如果全球公共产品被所谓“强者”当作打压某一个成员的工具,则正常的经济金融合作必然受到损害。

在国际金融体系里,各方友好合作是惟一正确方向,但也要清醒看到,各种形式的国际博弈是不可避免的。围绕SWIFT的博弈,很可能催生新的东西出来。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之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8号金融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hjrj.com/yaowen/698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